悄咪咪地来问问,有小可爱要点梗吗?

没有的话我等下再来问问。


(限巍澜,最近十分忙,可能更得有点慢。)

【原创】第四态(下)

第三章

 

人果然不能心软。易矣想。

刚点完头,肖行就蹭鼻子上脸,光明正大登堂入室,黏着易矣从医院回到家收拾东西,要么圈着易矣的肩,要么把玩着易矣的手,要么抱着易矣的胳膊,总之,一定要沾着易矣。

直到上了飞机,还非要用脚环着易矣的腿。

在推开无数次无果后,易矣只好由他去了,刚刚生完一场病,点滴都没来得及打完,就匆匆上了飞机,又经一场死别,此刻终于撑不住晕沉沉的脑袋,睡着了。

等他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在阔别近十年的故土上空了。

他悄悄地睁开眼,万千思绪,此时他的手指被人轻轻地捏了捏,像是羽毛轻轻地挠了挠心里,舒服极了。

他回头,看到肖行摆着的灿烂的笑脸。

回的这一趟,也...

【原创】第四态(上)

1.写给某位不愿具名的朋友,谢谢你带我打开新世界的大门,写崩了不要打我....

2.私设如山.....

3.这是一篇没有车的ABO(溜了溜了)

第一章

 

昏暗的灯火,周围静得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,掉了一半的玻璃窗斜靠在易矣身后的这堵墙,泛黄的旧报纸贴了半边墙面,边角因潮湿而浸出斑斑点点,地上的灰尘以肉眼可见的状态存在着。

易矣穿着洁白的初中校服,扣子被崩掉几颗,领子歪歪斜斜地挂在脖子边,白晢的皮肤被掐出几个印子。

忽然脚步声嗒嗒传来,一声一声叩在他心上,他慌张地四下看了看,空得连影子都藏不住,他抓住窗边往下看。

六层的距离,他咬咬牙,紧抓着窗口,两下攀上了窗口,此...

我的四十米大刀呢!!!!!!!

【巍澜】光

沈巍看不到

剧+原著


第三天了,家里安静得仿佛一杯没有味道的白开水,夕阳斜照在水面上,颇有吨位的大庆一脚踩在赵云澜大腿上,也没能拨动一丝波澜。

“我说,人沈巍帮你拦下攻击自己受了伤,你心疼一下也就算了,怎么还生起气了。”

沈巍的名字一出,牵动了赵云澜唯一还醒着的神经,他慢慢睁开眼,侧躺在沙发上,声音沙哑回道:“你不懂。”

“我怎么就不懂了!”大庆一跃,挠上了赵云澜的胸口。

赵云澜这回连眼神都没匀给他,拎开他翻个身把记事的本子拿出来。

“你也就对我冲,要是沈巍但凡给你低个头,你就心软得一塌糊涂了。”

沈巍就是不低头,哪怕只是站我面前眨眨眼,我也心软了。赵云澜心想,...

【巍澜】初见

* 赵云澜失忆

* 有私设,剧+原著

 

赵云澜第一眼见到沈巍的时候,就觉得他很眼熟,但是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。

“医生怎么说?”急冲冲赶来的沈巍问道,他没有明确问谁,现场只有林静和大庆在。林静内疚得很,怂着不敢说,大庆呆看着赵云澜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平时都是赵云澜自然地接过话,这会儿看到美人发问,他有心想回答,但是实在不知道情况,只好笑道:“你好,我叫赵云澜。”

沈巍愣了,耳鬓厮磨近在昨夜,却又要踩着一路的黑暗回到过去,实在忍不住的时候躲在角落里偷偷看他一眼的,那段日子。宿命仿佛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扼住了他的喉咙,他忍不住低咳了一声。

大庆总算回...

【巍澜】如故(完)

1、私设如山(划重点)

2、一个久别重逢的故事。

第二天赵云澜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抱着沈巍的胳膊,看到沈巍还在睡,慢慢地打算把胳膊放下,没想到这么轻的动作,也惊动了沈巍。

只见沈巍一个翻身,右手便自然地搭在赵云澜的后背上,眼睛也没睁开,轻轻地拍了几下。赵云澜呆了呆,在这方寸之间,舍不得动弹。

明明凡人的生命短暂得很,却分明像是等待了上万年,才等来了这个拥抱。

赵云澜看着沈巍的睡颜,莫名想起年少时候,有一个夏日的清晨,他起晚了,一通乱套乱塞。来到校门口见着沈巍在前面,他喊了一声,沈巍回过头,那时候早晨柔和的阳光洒在沈巍的侧脸,形成一个光圈,回头的时候,跳动的头发仿佛谱了一首欢快的曲子。...

【巍澜】如故(三)

1、私设如山(划重点)

2、一个久别重逢的故事。

上一章


学委踩着星月的光影下班回家,刚打开门,就收到了一条微信群消息,朋友在嚎股市绿化率快赶上他老家深山了。无意间说起沈巍最近回了龙城的事情,吐槽道沈巍是真的心狠,一走就是五六年,都不带回头看一眼的。

对方回道:“你知道什么。有一年我去赵云澜大学附近取景,就想约出来吃个饭,在学校门口碰到沈巍了。我还想叫上他一起,他说有事给推了。我以此推测说不定他们一直有联系。”

学委回道:“不可能!赵云澜年前才跟我喝了酒,醉得眼睛都睁不开了,一直喊沈巍的名字。问他话也不理,我生气了,我说人四年没搭理过你,我话还没说完,他打断我说五年零...

【巍澜】梦醒见你

* 沈巍失忆

* 剧+原著


周围是黑的。

少年鬼王骤然露出狰狞的指甲,低低地咆哮了一声,那些低等的幽畜慢慢地往后退了一步。鬼王心里着急,但已经全然忘却自己在急什么,只是心头窝着一团火,想挣扎,想出去。

于是他快步地跑了起来,天空猛地下起暴雨,重重地砸在少年鬼王的头上、身上。他似乎没有感觉,衣角被一路的树枝拉扯得细碎,头发和着泥尘粘成一团,素来爱干净的少年鬼王此刻却顾不上擦。

他一路狂奔,一直来到邓林边,答案才呼之欲出。

想见一个人。

少年鬼王暴躁起来,头疼欲绝,有个声音一直在他耳边说话,远远近近。

“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,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,...

【巍澜】如故(二)

1、私设如山(划重点)

2、一个久别重逢的故事。

上一章


沈巍走出电梯,脚步太轻,直到他快走到家门的时候抖了抖钥匙,声控灯才亮了起来,接着他看到对门的角落里蹲着一个人。

沈巍快步走了过去,轻声喊了声:“赵云澜?”

赵云澜抬头看了沈巍一眼,胡子拉喳,眼睛里的血丝都说明了这个人已经很久没好好休息了。

沈巍也蹲了下来,小心翼翼地扶着他肩膀问:“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”

赵云澜有心想回答没事,但胃里猛地一抽,他脸色发白,无力说什么了,一只手捂着肚子,一只轻轻地挥了挥。

沈巍抓住他的肩膀,将他的重量移到自己身上,一手环过他的腰,把赵云澜从地面上给扶了起来,说道:“我送你去医...

1 / 2

© 言午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