界(六)

沈巍没有回答,他好像被赵云澜那句话烫了一下似的,浑身震了一下,后退了好几步。

早晨的阳光冲破了层层大雾,数年后,他亲爱的男孩终于重新站在他面前,同样的语气,也是同样相对的立场。

“我拿什么来爱你呢,我一无所有了。”

沈巍突然想起来不知道哪个年岁自己随手划拉在本子上的这句话,他实在是,写过太多相似的话了,写在书上,或是刻在心里。

沈巍推了推眼镜,严肃道:“我不知道赵处长说的什么意思,我等下还有课。就先走了。”

说完向赵云澜略一点头,转身走了。


今天是第九天了,赵云澜说了那话之后就没有来找过沈巍,就连案件也转了他手下的郭长城来对接。

沈巍看着对面在不断作记录的郭长城,...

2018-10-21

【巍澜】界(五)

赵云澜觉得自己的意识像是泡在水里,放弃了挣扎,由着它浮浮沉沉,一会儿看见一片白光,一会儿是窒息般的黑暗。

浮出海面的时候,他看到无数个沈巍的样子,走马灯似的,层层叠叠,温和的。

没入黑暗的时候,他听到沈巍的声音,温和的、愤怒的、喜悦的。

“你将来是要走到更高更远的地方的,就不要跟我这种小混混玩一块了吧。”

“云澜,你怎么在这里?这是你来的地方吗?”

“赵云澜,你不是问,我对你什么感觉吗?我现在可以告诉你,可是你别后悔。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“我可以假装认真学习,也可以每天晨起早练,可是喜欢你,我藏不住。”

不对,你藏住了,而且藏得很好。

赵云澜心想。


“沈巍这...

2018-10-13

【巍澜】界(四)

赵云澜耳根发烫,有一瞬间感觉自己堪堪摸到了某种热烈而滚烫的情绪,还没有外放出来,就被主人收了回去。

——明明对方什么也没有说明。

“这样啊,那就不打扰沈教授了。”赵云澜勾起一个恰到好处的笑,往后退了一大步,把通道让了出来,对沈巍做了一个请的姿势。

沈巍喉结滚动了下,最终他什么也没说,低头扶了扶眼镜,头也不回往竹林走去了。

赵云澜转身的时候,一阵头晕目眩,偏偏今天出门他没带药。

他扶着假山慢慢地坐下来,靠在角落里,头痛欲绝,双耳嗡嗡作响,他控制不住双手抓住尖锐的石头。

半小时后,疼痛才缓解了一些,赵云澜顶着一额头的冷汗,不知为何,他一抬头看到一轮满月,下意识地想,沈巍在竹林里也能注意...

2018-10-13

【巍澜】界(三)

城北是娱乐的好去处,从高峰路开始的地方一路开了大大小小的各种娱乐场所,也是各种犯罪的高发地带,因此几乎成了警察的常驻地,但爆炸的案子,还真的是近十五年来第一桩。

赵云澜看着楚恕之发回的现场摄影,上面负责的经理说着漂亮的官方话,看起来一点也不悲伤,反倒像是早就准备好了一套措词。

“沈致没出面?”赵云澜问道。

“没有,人家是老板,别说只炸了一间,就是把周围全炸了也是小资产。”祝红从外面捧了一怀资料进来,踩着高跟鞋摇摇晃晃,郭长城连忙从旁边帮忙接了一些。

“周围一片全是他的?”林静接上话。

“别的地儿就先不说,光城北有一家娱乐城三家KTV和两酒吧一间清吧,关键城北被炸的还是这间清吧。这就有...

2018-10-02

【巍澜】阴阳

“跟你讲个鬼故事,你可别哭啊。”

年轻的男子如是说。周围残破的墙面,潮湿的草堆,朽掉的家具,他盘腿坐在一个约摸八九岁孩童的旁边,话音刚落,门外一道闪电,映着他的脸惨白惨白的。

孩童不知道哪来的胆子,随手揪过一根地上的草,叼着含糊不清地说:“天底下还没有我赵云澜怕的事儿呢。”

年轻人低头一笑,长发垂下,不知想起什么往事,脸上仿佛有了些温度。

“你先把鞋子穿好,我就开始。”

赵云澜看了眼被自己踹到一米开外的鞋,嘟囔了一声“真麻烦”,还是乖乖去捡回来穿好。

年轻人伸手想要摸摸他的头,又想起什么似的,停在了半空,最后又将手收回来。

“早些年,每逢夜雨天,晚归的人时常会在路上碰到一个不撑伞...

2018-09-15

【巍澜】界(二)

“沈教授平时下了班都有些什么活动?”问这话的时候,赵云澜随手拿起了放置在旁边柜子上的一盏灯,上面盘着一条龙,灯里精细地雕刻了一座山,一个坡下来有一片湖,湖上竟悬空地刻着几只飞鸟,湖边有一片林,树木与花热烈地盛放着,看久了,竟使人感觉有清风徐来,花香扑面。

“赵处长这是要查我了?晚上一般就在家里备备课,看书。”

沈巍把教案放在桌面上,随后拿起杯子进茶水间热了杯牛奶放到赵云澜面前的茶几上。可惜正主并不太在意他的举动,拿着灯入了神。

沈巍低头无声地笑了,当年的小男孩站在柜台前挪不开脚,哪怕他已经长大成人,几经波折,记忆被洗劫一空,但有些东西还是没有变啊。

“沈教授这灯,挺……好看的。”赵云澜...

2018-09-14

【巍澜】界 (一)

赵云澜找到沈巍的时候,沈巍身上蓝色的衬衫已经被血染成了黑色,左肩横着一条狰狞的伤口,车灯打过来,他微微闭了闭眼。

周围有漫无无际的黑暗,沉沉地压在城市边缘,车灯穿林而过,映着盘踞在路边的老树上,发出惨绿惨绿的光,车轮滚滚辗过沙尘,从尾部腾起一阵烟。

停了两辆车,一辆追着刚刚袭击沈巍的人跑了。

还有另外一辆车停在沈巍旁边,下来两个人,其中之一郭长城脚还没沾地就开始吼:“别担心,我们是警察,我们是来帮你的。”

沈巍一抬头,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向他走过来,他恍惚间以为自己见到了赵云澜,差点脱口而出,被旁边那只冒失的大嗓门给堵了回去,等那个身影在身旁站定,他失神了片刻。

他想过无数种可能与赵云...

2018-09-12

【巍澜】在场

假如赵云澜可以穿越时空,见到昆仑走后的沈巍

有私设


实在是太暗了,伸手不见五掌,没有日月轮换,也不知被困了多少天,也没有风,甚至没有声音。

偶尔误闯进来的飞虫,怕是这里唯一的活物了。

赵云澜顺着飞虫的声音往前走,但数量实在是稀少,第三只进来的时候,他心里默默估算了下时日。

实在是等不及,他伸手从怀里掏出来大神木雕刻成的镇魂令的真身,再次尝试着弹指召火。

就在此时从远处有脚步声传来,赵云澜把镇魂令收进怀里,往脚步声走去,跑近了有微光,发现这里是一条极长极窄的山洞隧道,等他完全跑出了隧道,翠绿与清风扑面而来,还有一种长得像铃铛一样的花,漫山遍野地开,姹紫千红...

2018-08-25

【原创】第四态(下)

第三章

 

人果然不能心软。易矣想。

刚点完头,肖行就蹭鼻子上脸,光明正大登堂入室,黏着易矣从医院回到家收拾东西,要么圈着易矣的肩,要么把玩着易矣的手,要么抱着易矣的胳膊,总之,一定要沾着易矣。

直到上了飞机,还非要用脚环着易矣的腿。

在推开无数次无果后,易矣只好由他去了,刚刚生完一场病,点滴都没来得及打完,就匆匆上了飞机,又经一场死别,此刻终于撑不住晕沉沉的脑袋,睡着了。

等他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在阔别近十年的故土上空了。

他悄悄地睁开眼,万千思绪,此时他的手指被人轻轻地捏了捏,像是羽毛轻轻地挠了挠心里,舒服极了。

他回头,看到肖行摆着的灿烂的笑脸。

回的这一趟,也...

2018-08-11

【原创】第四态(上)

1.写给某位不愿具名的朋友,谢谢你带我打开新世界的大门,写崩了不要打我....

2.私设如山.....

3.这是一篇没有车的ABO(溜了溜了)

第一章

 

昏暗的灯火,周围静得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,掉了一半的玻璃窗斜靠在易矣身后的这堵墙,泛黄的旧报纸贴了半边墙面,边角因潮湿而浸出斑斑点点,地上的灰尘以肉眼可见的状态存在着。

易矣穿着洁白的初中校服,扣子被崩掉几颗,领子歪歪斜斜地挂在脖子边,白晢的皮肤被掐出几个印子。

忽然脚步声嗒嗒传来,一声一声叩在他心上,他慌张地四下看了看,空得连影子都藏不住,他抓住窗边往下看。

六层的距离,他咬咬牙,紧抓着窗口,两下攀上了窗口,此...

2018-08-11
1 / 3

© 言午 | Powered by LOFTER